首页> 大赛新闻> 正文

徐则臣评委决赛解题:用真嗓子唱歌

2017-10-26 17:36

 

59e59dd5cd967.jpg

徐则臣在颁奖典礼发言

在 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这么神圣的地方,举办隆重的第四届“北大培文杯”颁奖典礼,我要祝贺每一位获奖的同学。作为评委,我在批阅同学们作文的时候发现, 很多同学喜欢用“棒棒的”这句话。我要说:你们就是棒棒的!能够来到北京大学百周年讲堂,说明你们是非常优秀的!能够站到舞台上领奖,说明你们文学写作都 非常好!我知道你们都是过五关斩六将才来到北京大学的舞台。

 

 

常 言说: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。我想“北大培文杯”就是一个营盘。今年没有拿到奖杯的同学没有问题,明年我们继续来!“北大培文杯”一如既往地欢迎大家。我参 加了几届“培文杯”的阅卷,对中学生的写作很有感触,我在这个年龄是肯定写不出这么好的作文,现在的中学生写作语言和文字都非常漂亮,起点都很高,见多识 广,在你们创意的写作中能够看出读书很多,且思维活跃。我在北大培文的文学讲习所精英班上曾与同学们交流过,也学到很多东西。同学们跟我提到了当下很流行 的创作文体,如“爽文”“同人文”“玛丽苏文”“杰克苏文”等文体。说实话,这些文体我没有听过也没有读过,这说明我们的同学的确是在非常发达的传媒和海 量的书籍阅读中得到了很多支持,这一点是我在你们这个年龄的确没有这个机会,也达不到的。

 

我 看到同学们的文章,有很多同学写得特别长。在三小时之内,要审题、构思、写作,有的同学写了五六千字,还有的同学写了七八千字,这点确实非常难得,显示着 才华。我写了二十多年的小说,我从早上坐到晚上,三天时间才能把这个量写出来,所以非常佩服大家。看到同学们的才华,评委老师们都非常激动也非常感慨。

 

 

59e59e009b04f.jpg

 

 

 

当然,当下的中学生写作也存在着较大问题。

首 先,审题的问题。我觉得三个小时比赛时间其实挺长的,大家在三个小时里有足够多的时间去审题。比如这次决赛其中一个题目《度》,或者你把它叫做“度 duo(二声)”,“揣度”的意思。但是有很多同学一看到这个“度”,没有细致审题,非常仓促草率开始写。我看到有同学以“众里寻他千百度”“37度”开 始作文。当我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,我就觉得审题有些草率,不是说“度”字放在这句子中写不出好文章,而一旦你把“度”字作为量词理解的时候,可供你发挥的 空间就非常小。这需要你有大师的水平才能把它写好,否则你面对一个量词想写出一篇区别于别人的好文章,难度非常大。所以,你需要在构思的时候想“度”的内 涵和外延是什么。写作前稍微多花一点时间去审题,对这个题目多理解。凡把“度”作为量词来阐述的同学,确实没有发现写得特别好的文章。所以要关注这样的问 题:不是同学们不优秀,而是一个人写作的经验,会给你的写作带来好的效果。

 

其次,趋同的问题。从历年的评卷中我总结出中学生作文中“趋同”问题,因同学们的年龄比较相近,趣味和生活阅历也比较相近,审美也比较相近,所以会有很多趋同的想象。

 

比 如写远古的事比较多,写当下的事比较少。“北大培文杯”的作品中就有很多主人公是“王”,为什么都来写“王”?不是说关于写“王”的故事不好,而是说如果 我们很多人都把想法寄托在非常远古的事情上,很多想法可能未必能够很好地表达出来,因为你要写一个故事及故事本身的逻辑点,都会把你的想法带走,放在一个 不太适合的环境。

 

还 有,写社会现实发生的事也比较多,但是写校园生活的故事却比较少。评委特别想看到在青春时,你们在校园里面临的一些真实问题和困惑,包括对文学的看法。但 是同学们的写作却把关注点放在社会上,放在和自己没关系的事情上。因此就带来趋同写作——写别人的事多,写自己熟悉的事少。

 

再 有,写死亡的事多,写活着的事少。死亡当然可以写,而且死亡写出来的确很有冲击力。但我想,跟“死亡”的冲击力相比,能把“活着”写好是一件更重要的事, 而且是更难的事。我非常希望在你们的作品中,看见认认真真地写你自己熟悉的生活,写你自身对生命的体验,而不是把它作为一种耸人听闻的事件,作为一个戏剧 性的故事转折去处理死亡。

 

 

写 外界特别多,写世界上的事特别多,但是写自我非常少。我的导师曹文轩老师在“北大培文杯”颁奖典礼上说过一句话:“创意改变世界!”这句话非常好。我在 “北大培文杯”决赛作品中,也看到了比较多的有关创意改变外在的世界这样的作品。但是,如果我们把创意用在改变我们内在的世界,能够把我们内心世界呈现出 来,那么,我想这是“北大培文杯”更重要的目的。文学是什么?文学就是一个人面对这个世界独特的方式,它需要独特性,独特性就在于它跟你相关,你的文字要 有你的体温有你的气味,让读者知道这个作品是你,而不是他的!

 

59e59e3577e43.jpg

 

其 次,腔调趋同问题。当下的中学生写作,还有“腔调趋同”问题。很多参赛者来自五湖四海,来自不同的学校、不同的省份、不同的年级,但是经常有的文章很一 样。也就是说,如果很多人用同一个“腔调”的时候,我就怀疑大家是不是用假嗓子在说话?而写作恰恰要把你的真实声音呈现出来。在我看来写作和阅读一样,不 仅是认识世界,也是认识自我的一个最佳途径。所以也希望同学们在以后的写作中,无论是参加大赛还是写作中要敢于呈现自己真的声音,嗓子好听不好听都不是问 题。有嗓子好的歌手,也有嗓子不是那么好的歌手,但是要有特点。

 

我作为一个“老写手”,作为一个写作二十多年的年轻老作家,也算有一点写作经验教训的作家,我期待能够看到更年轻的写作者,能够通过写作找到自己真实的、真诚的声音,并把它勇敢地呈现出来。